- 戴晨志

我正試著想像一個事件場景—
假如我有個兒子,父子關係不融洽,
大學畢業後,送他到美國唸書、進修,
可是,有一天,我兒子從美國傳來一封電子信,
上面寫著:「你們以後不用再e-mail給我了,
錢也不用匯了,我會自力更生,
我會活得很好,也不要用再找我了…。」
從此以後,這個兒子就人間消失了三年多,
至今仍沒聯繫……

假若我的兒子用如此冰冷的電子信.
向父親做「斷絕血緣關係」的告白,
會讓做父親的我,心境是如何的悲慟至極?



孩子,對不起

這樣的事件場景,並不是發生在我身上,
而是台灣成功大學航太系教授景鴻鑫的真實故事。
據聯合報報導,景教授最近出了一本書,
書名是孩子對不起—一個父親的懺悔》;
他在新書發表會上向在美國失聯三年的長子景威喊話:
孩子,爸爸永遠等著你,要當面向你說聲對不起!

為什麼景教授會「出書、向失聯的兒子道歉」?
因深信「棒下出孝子」的他,對長子從小寄予厚望,
但孩子成績不理想,在他長期的打罵教育下,
失去了原本活潑、可愛的笑容,也失去了自信心。

兒子在電子斷絕信中說:
「印象中—你的笑容,只有在照片裡看過,
當我傷心的時候,你從不曾出現」、
「我想忘記過去,過我自己的生活…。」
就這樣,寄出電子信之後,
父子親情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,
兒子似人間蒸發,故意消失,不認父親了。

在新書發表會上,景教授悲慟地說:
「這三年來,我和妻子
在一次又一次的淚水裡深切檢討,
我們都太自以為是,以為『對孩子好』,
就強加諸在孩子身上,卻忘了孩子心裡的感受…
也希望天下的父母,不要犯像我一樣的錯。」

真的,當父母的人,對待孩子常是—
「想愛他,卻傷了他!」
「愛之深,責之切!」
可是,孩子畢竟是單獨自主的個體與生命,
他的才華與強項,不一定在課業成績的分數上啊!

景教授說,有一次,他在盛怒下,大罵兒子—
「我一輩 子的名次加起來,還沒有你一次多!」
當時,孩子的臉上充滿著恐懼、憤怒、怨憎的眼神。

也有一次,就是四年前,他們父子最後一次爭吵,
孩子冷冷地對父親說:「如果我十年不回家,你會怎樣?」
當時,父親也冷冷地回答:「我等著你十年後凱旋歸來!」
這冰冷、沒溫度的父子對話,
讓孩子打定主意,和父親斷絕關係…。


愛之深,責勿切

記得,三年前我到馬來西亞檳城演講時,
曾看到一幼稚園的廣告,上面寫著:
「孩子們喜歡去好玩的地方,但他們只留在有愛的地方。」

沒有了「愛」,
有些孩子寧願選擇斷絕親子間的聯絡,
獨自面對人生;
這,多讓父母心慟啊!
「愛他,就別傷害他!」
「愛之深,責勿切啊!」

悲慟難度日的景教授,
勇敢地出書,並公開向孩子「認錯」;
他也透過各種管道,四處打聽兒子消息,
後來得知兒子借了十萬美金的助學貸款,
完成碩士學業,
已在美國一銀行工作,並交了女朋女。
孩子把憎恨父親的心,轉化為努力上進的動力,
這也讓心痛的父母,稍有些寬慰。



最近,我把一張積壓七年的書法,
拿去裱框,掛在辦公室牆上。
這書法是傳播學者鄭貞銘教授親筆所寫,寄給我的;
他說,他心血來潮,就拿毛筆寫下:
「人生沒有回程票,親情沒有隔夜仇。」
這句話,我好喜歡,
送給全天下「為人子女」的每個人;
也祝福景教授全家人,早日快樂、
幸福團圓。


§逸荻§


全站熱搜

S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